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

政策前瞻  
林毅夫:“十三五”经济的基本态势、机遇与挑战
2015-12-22



    ●"十三五"规划期间,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最低尽量达到6.5%,往7.0%去靠近

    ●目前人民币汇率已比2010年时升值了将近40%,在未来五年如果人民币能再升值5%左右的话,在7%增长目标实现的状况下,2020年我国人均GDP就可达到12615美元

    ●国内经济当中确实有不少需要改革体制、机制,需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"全面深化改革"所讨论的内涵继续深化,不能忽视、必须面对。但2010年以后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,更多是外部性、周期性的

    ●不能忽视消费,但消费不断增长的前提是收入的不断增长,收入不断增长的前提,是劳动生产率水平的不断提高,怎么提高劳动生产率水平呢?必须是技术不断创新、产业不断升级

    ●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即使现在有不少产业是产能过剩的,但实际上好的投资机会,即能够提高生产率水平、降低交易费用、改善生活质量的投资机会很多

很高兴参加中华工商时报的年会。我希望用这个机会跟大家谈一谈“十三五”期间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态势、机遇与挑战。

今年10月,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“十三五”规划的建议,海内外高度关注,其中一个主要的关注点,则是“十三五”规划期间,我国经济发展的速度到底会怎么样。

从国内角度看,对于速度的关心,是因为十八大提出的“两个翻一番”:到2020年的时候,国内生产总值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,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也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。

    一般说来,10年国内生产总值要翻一番,每年的增长速度要达到7.2%,但是因为2011年到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都超过了7.2%,如果今年的增长速度是7.0%,那么从2016年到2020年平均每年增长速度就要达到6.5%,国内生产总值就能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。但是增长目标还有一个:城乡居民收入翻一番,也就是平均的国民收入也要翻一番。现在我国人口增长速度每年为0.5%,如果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是6.5%,那么要实现城乡居民收入也翻一番的话,就必须在收入分配当中,更多地往劳动者倾斜。另外一种方式是,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每年增长6.5%的基础之上,再加上一个人口增长速度,也就是7.0%的增长。哪一种方式更好?两种方式都可以达到十八大的目标,但考虑到当前经济形势,平均每年经济增长速度在7.0%以上,企业的盈利状况就有很大的压力,如果从7.0%往6.5%下滑同时收入分配还要更多地往劳动者倾斜的话,那么更多企业的盈利水平则会受到相当大的挑战,比较好的方式还是在“十三五”规划期间,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最低尽量达到6.5%,往7.0%去靠近。

    如果说经济增长速度能达到7.0%的话,还有一个好处。在2010年,我国人均GDP是4400美元,翻一番是8800美元,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升值43%的话,到2020年我国平均人均GDP就可达到12615美元——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,因为根据世界银行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联合国的指标体系,人均GDP达到12615美元就算高收入的经济体了,这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里程碑。

    目前人民币汇率已比2010年时升值了将近40%,也就是说,在未来五年当中,如果人民币能再升值5%左右的话,在7%增长目标实现的状况下,到2020年,我国就应该有条件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。

    国外对中国的经济的增长速度也非常关注,主要因为近10余年我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0%甚至更多。世界经济从2008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复苏,经济增长还很疲软。中国经济可以说是世界上经济增长主要的动力来源,如果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也放缓了,世界经济下滑的压力会更大,所以大家非常关注中国的经济增长。这种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各种关心和预测,也反映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价格波动上。

    国内外很多人比较悲观,认为6.5%以上的速度要实现,有相当大的挑战,那么这种悲观论调,通常是认为从2010年以来的经济增速下滑,是国内体制、机制、增长方式有问题造成的,即由内因造成的。一般国内国外经验显示,如果是内因造成,通常改起来不容易。

    我个人的看法是,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、转型中国家,国内经济当中确实有不少需要改革体制、机制,需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“全面深化改革”所讨论的内涵继续深化,不能忽视、必须面对。但2010年以后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,更多是外部性、周期性的。

    因为同样发展成熟的其它新兴市场经济体,比如巴西,2010年GDP增长速度是7.5%,2014年只有0.4%,下滑的幅度比我国大。另一个同样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并且也是十亿人口以上的大国印度,2010年增速是10.3%,中国当年是10.6%,基本在同一个水平;印度2014年的增速,根据世界银行、联合国的统计指标,是7.4%,与中国7.3%的增速也基本相当,但因为在2012年时印度增速是5%,中国是7.7%,印度下滑厉害得多,因此有一个触底反弹的因素;此外,印度还在2012年改变了统计方法,这个改变让更它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增加了两个百分点,实际2014年增速也就在6%左右,比中国的7.3%要低。所以说,印度同样是10亿人口的大国,从2010年后经济增速也是下滑的,下滑速度比中国还快。总不能说中国的体制机制问题,造成巴西、印度的经济增长速度也跟着下滑吧?所以2010年以后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滑主要的原因,不是中国自己的体制机制所能说明的。

    一些高收入、高表现但出口比重比较大的经济体,体制机制、增长方式的问题按理说是少的,但有数字可以证明,他们实际上在同一个时间段经济增长速度下滑,而且下滑幅度更大。韩国是一个高收入经济体,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是6.5%,2014年只有3.3%,跌了一半。中国台湾2010年增速10.8%,2014年只有3.5%,下滑了2/3。而新加坡现在人均收入近6万美元,比美国收入水平还高,2010年增长速度15.2%,2014年只有2.9%,下滑的幅度更大。

    这些高收入经济体,体制、机制、增长模式是没有多少问题的,但在同样的时间段内,经济增长速度也一起下滑,并且下滑的幅度都比国内大,所以从国际间比较可以很清楚地说明。

    2010年后国内经济增长速度下滑,最主要的原因是外部性的,是周期性的。这些分析对“十三五”期间经济增长的判断,到底有什么借鉴?只有了解在前段时间经济增长下滑的原因是什么,才能找到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,对症才能下药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整个国际经济还会相对疲软,因为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,发达国家到现在还没有真正进行一些必要的结构性改革,让它能够恢复到一个比较正常的增长。因此,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对外贸易增长情形不容乐观,过去经济增长靠对外出口拉动,在“十三五”期间基本不太可能成为主要动力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就必须更多的靠内需。内需有两块,一个是投资,一个是消费。那么投资和消费当中,哪一个比较重要?过去曾经有段时间,很多人说我国过去是投资拉动的,必须改成消费拉动的经济增长。我个人看法是,消费非常重要,是我国经济发展的目标,但要让消费拉动经济增长,而且是可持续的增长,前提是家庭的收入必须不断增加,否则靠消费来拉动增长,大家想想结果会如何?开始的时候,家庭靠储蓄来实现消费的增长,但储蓄用光之后,要继续拉动、促进消费的话,就要开始举债,过了一段时间,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,家庭就会破产——从个人看是家庭的破产,从整个社会看,肯定会出现金融经济危机。因此,不能忽视消费,但消费不断增长的前提是收入的不断增长,收入不断增长的前提,是劳动生产率水平的不断提高,怎么提高劳动生产率水平呢?必须是技术不断创新、产业不断升级。

那么,技术要不断创新、产业不断升级,就必须靠投资。然而生产的东西很多,要卖出去,有交易成本。因此在经济发展过程中,除了劳动力水平不断提高,也必须让交易成本不断下降。要怎样降低交易成本?这就决定于基础设施、交通、运输等状况,而基础设施的改善同样需要投资。

    在这种状况下,讨论的重点是,在“十三五”期间有没有好的、有效的投资机会?如果有,这样的投资就会改善现在总的供给侧,改善供给侧以后,收入水平不断提高,而且产业结构不断调整,这种状况下消费也会不断提高,投入与消费都提高的话,经济就能够正常增长。仔细分析,我国还有很多很好的投资机会,比如产业升级。

    固然,我国现在有不少产业出现产能过剩——钢筋、水泥、平板玻璃的产能过剩是事实,但这些都是中低端,可以从中低端往中高端升级。实际上,比如2014年,我国进口的制造业产品就到1.3万亿美元,这些产品技术含量、附加价值比国内高——不能生产才会从国外进口。即使国内不少产业有产能过剩,但是也可以从供给侧上面,往那些附加价值更高的、国内短缺的产业去投资,这是非常好的机会。

    基础设施也是同样的情形。过去,国内基础设施进行了不少投资,但是过去的投资主要是连接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的基础设施,包括高速公路、高速铁路、机场、港口等等,但是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,像地下铁路、地下管网就非常欠缺,而这方面的投资可以缓解交通拥挤、提高经济效率、降低交易费用,是非常好的投资,机会非常多。

    还有环保方面。这些年,经济发展非常快,环境污染的程度也恶化得非常快。当然,经济发展过程中,国内的环境会越来越好,那就必须采用新的节能减排的、清洁能源的技术,应用这种新技术需要投资,这些投资同样有很高的经济回报、社会回报。

    再是城镇化。我国现在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是54%。发达国家一般人口城镇化的比例达到80%以上,而我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,还要不断地进行城镇化,估计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每年城镇化率的提高会在一个百分点左右。那么,农民要进城,必须住、必须有公共服务,这都需要投资。

    所以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即使现在有不少产业是产能过剩的,但实际上好的投资机会,即能够提高生产率水平、降低交易费用、改善生活质量的投资机会很多,这是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最大的不同。

    发达国家2008年以后出现危机,到现在六七年时间过去了,经济还是非常疲软,需要好的投资机会去启动经济、启动增长、创造就业,但发达国家的产业都已经在世界最前面,很难知道下一个新的、有获利能力的产业是什么,即使有也就一两个,如3D打印等等,不足以拉动整体经济增长。从基础设施来看,发达国家基础设施普遍已经完备,无非比较老旧。而老旧基础设施改造的回报,远低于短缺基础设施的投资。环保方面,发达国家环境相对也比较好,已经走过了污染的阶段,环保进一步完善的空间也非常小。城镇化方面,发达国家则已经完成了。所以,面对同样的经济下行压力,发达国家确实不容易找到有高经济回报、社会回报的投资,但是发展中国家这方面机会还非常多。

    有好的投资机会,还必须有好的投资资源。这方面我国相比其他国家好多了,因为现在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加起来的负债率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6%,而一般发达国家、发展中国家的负债率都超过100%,所以我国利用积极财政政策的空间比其它国家大得多。不仅是政府可以用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支持投资,我国民间储蓄还高达GDP的50%,这在全世界属于最高水平,也就是说,可以用政府的投资来撬动民间的投资。此外,投资需要进口机器设备,需要外汇,而我国现在有3.5万亿美元的外汇,在全世界也属于最高水平。而其它发展中国家面临经济下行时,一样有好的投资机会,但可能政府的财政状况不好,或是民间储蓄太低、外汇储备不足,因而不能进行有效的投资。

    如果把这些有利的机会结合起来,投资那些能够改善供给侧结构的、短缺的、附加价值高的、必须从国外进口的产业,而不是投资过剩产能的行业,就能改善产业结构,并且短期能创造需求、创造就业;有了就业,家庭收入就会增加,从而消费就会增加。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,相信我国实现6.5%以上的经济增长完全有可能,并且有可能实现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联合国大会上讲的,中国有条件、有能力在“十三五”规划期间保持7.0%的增长。

总结来说,这段时间大家对未来发展前景有很多关心,这些关心的原因是正常的,但是过去分析的时候经常把供给侧与需求侧对立起来,实际上从前面的分析看,供给侧与需求侧,完全可以统一来考虑,这也就是李克强总理最近讲的,在2016年与未来时间,可以在供给侧与需求侧同时发力。而且在需求侧的政策,只要是用来解决我国经济发展当中属于瓶颈的因素,不管是产业、基础设施还是环境等方面,这类投资短期是需求,长期可以提高我国生产力水平、降低交易费用,让我国的经济可以持续发展。

    如果把这些条件都用好的话,那么“十三五”期间我国应该可以实现6.5%以上的增长,而且很有可能实现每年平均7%的增长,这样的增长目标实现了,十八大提出的“两个翻一番”的目标也能实现。并且,现在人民币与2010年比已经升值了将近40%,如果我国每年有6.5%以上增长而发达国家只有3%的增长,就代表我国劳动生产率每年的增长速度,比发达国家高4个百分点以上,人民币会进入持续性的升值,因此在未来五年,再升值5个百分点左右完全有可能。如果能够实现预期的话,2020年我国人均GDP按照当时的汇率来计算,应该可以达到12615美元以上,也就是说,可以进入到高收入国家的行列,这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很重要的一个里程碑。

并且6.5%以上的增长,虽然比9.7%增长下调了将近30%,但是我国GDP占全世界的比重,去年是14%,未来可能还会增加,即使是6.5%的增长,我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,仍会维持在30%甚至更高,依旧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,谢谢。

(来源:中华工商时报,作者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。本文根据现场录音整理)